金州勇士的前锋Draymond Green畅谈关于硬派作风、垃圾话、以及在篮球场上他要对质疑者们做出的打脸迴应。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Draymond Green在密歇根州大最后一个赛季表现闪亮,那年的闭幕战也是他最后一次和他的阿姨同场竞技。Annette曾是密歇根州大(MSU,密州大)女篮的球星,是Green在篮球生涯早期的启蒙导师之一。她告诉Green,他有能力赢下所有比赛——除非对手是她。她爱死了对小鲜肉们喷垃圾话,并在球场上尽情蹂躏他们。哪怕在2012年Green已经準备要参加NBA选秀,她和Green对位时仍然全力投入。在野球场组队的时候她会有意加入侄子对手的球队。Green小时候,她就在场上锻鍊他的体格、磨练他的球技。Green再长大了一些,会以Annette阿姨获得过的成功作为基準,衡量自己的成就。在他赢得第一个密歇根州高中冠军后,Annette告诉他她早就干过了,而且她的球队更无坚不摧。当他说起要到密歇根州大打球,她提醒他,当年她就是在那里进入赛区最佳阵容的——而那时她甚至已经怀孕了。

现在Green已经在战绩遥遥领先其他球队的勇士队中坐稳了先发的位置,却仍然不羞不躁地嘲弄自己的阿姨,因为他手上拿着篮球领域的终极王牌。他会随时打电话给Annette问:“你有开电视机吗?那种生活你可没经历过了吧?”

在那种生活里——作为球队的重要成员,帮助球队取得队史第一的战绩,併成为勇士队顶级防守体系中不可或缺的一环——他所取得的成功,已经超出了绝大多数NBA专家对Green这样一个次轮秀球员的预期。“他的身高更接近6尺5而不是6尺6,”勇士的助理教练Alvin Gentry说。“那些数字我们想写什幺就写什幺。”(注1)但Green的应变能力和移动能力使他可以防守场上任何位置的球员。他在第三个NBA赛季的表现,足以为他在赛季结束成为受限制自由球员时赢得一份顶薪合约。

注1:Green在勇士队的注册身高是6尺7.

Green的崛起很大部分归功于他的自信。早在三年前传统的篮球观念还认为他这样身高不足的前锋无法在联盟生存,他已经对自己很有自信了。现在他已经是最佳防守球员的有力竞争者,这份自信依然没有退减。Green毫不羞涩于表露自己的自信。在新秀赛季他就和KG扛上了。面对金块前任教练George Karl说他更像是在打橄榄球而不是打篮球的指责,他的迴应是在推特上发出一张自己身穿密歇根州大斯巴达人队橄榄球队装备的照片。他最近的一次事蹟是和快艇总教练Doc Rivers来回隔空喊话,并以一句经典对白结束了事端:故事太酷了,Glenn!(Cool story,Glenn)

爱嚼舌根子的习惯源于他的家庭,勇士的队内都是Curry、Klay、Iguodala这些自信却安静的球员,于是Green嚷嚷闹闹的性格倍受欢迎。

“他对谁都能喷上几句。”勇士主帅Steve Kerr说。

“他对我们、对他自己、教练、对面的替补席,都不停地碎碎念。”Thompson说。

“哪怕你们在聊的话题小到像薯片这样的事情,他也要凑过来说说他的看法。”一哥补刀道。

这种态度使他成为金州球迷的宠儿,也为勇士队注入了他们极其需要的强硬气质。主场比赛介绍先发球员出场时,他得到的掌声毫不亚于MVP的领跑者Curry。

“我不会说我很自大。”Green说,“我只是自信而已。我也不会说自己是个混蛋,我只是不会随便让人欺负。我也不会说我目中无人,但你得干出点什幺赢得我的尊敬。”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Green小时候是个小胖墩,而且很固执。“我那时候真的很坏,坏得没救了。”在社区野球场,他会和比他大的孩子甚至大人一起打球。而且不管怎样都死赖在场上不下去。“现在我经常会在NBA的球场上和人互喷垃圾话,但这些跟我小时候听到的比起来真的都不是事,”Green说。他的叔叔Bene从他很小的时候就教他打篮球,当他的教练,也叫他说垃圾话。“任何事情都能用到垃圾话里,但不要咒骂,也不要对对方不敬,”Bene讲解道。“一旦你的目标变成了对方,就可能把垃圾话变成攻击性的对话,他可能会因此而动手……关键在于就算说不过也不能动气。你要做的是让他的气头上来,而且让他一直带着气,这样你就有机会了。但一旦你被激怒,就要输了,因为你正中了对手下怀。”

当然,Green需要在场上有所表现,才能兑现他喷出的每一句垃圾话。刚入学萨吉诺高中时,Dawkins教练把他“下放”到新生队,即便他当时已经比大部分校队运动员更优秀。Dawkins和Green家是多年好友,他想给Green一个教训,让他明白何为谦虚。“他必须明白,像Draymond Green这样的球员,佛罗里达可能有一个,”Dawkins说,“乔治亚也可能有一个,哪都可能有,并不只是萨吉诺或者密歇根。他必须明白,要成为最好的人,就必须谦虚。”

差不多就在那个年纪,Green还遇到了日后改变他人生的另一个教训。在九年级的一次生物考试里,他作弊被抓到了。他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后,意识到必须採取一些极端手段才能纠正儿子的恶习。“我把他房间里所有玩乐的东西都送人了。”玛丽-Bene-Green说,“一件也没留下。”

她命令Green走路去暑期学校上学,还让他自己去找了份兼职,也必须走路去上班。最让Green崩溃的是母亲罚他整个暑假都不能打篮球。他已经计划好要参加拉斯维加斯的一个联赛和密歇根州的一个篮球训练营,希望能作为跳板进入大学篮球。这是个严苛的惩罚,他们家的朋友都劝她再考虑一下。一开始大家对她的劝说她是拒绝的。“没有人站在我这边,”她说。“但我很坚持这个决定。甚至学校的体育主管都跑来我们家说情,说不让他打篮球是不对的。我的看法是,谁会要一个没有脑子的运动员?没人会要。每个人都说他将来会成为运动明星什幺的。但一旦他失败了,他们都会觉得那是我的错。没人会说那会是教练的责任,而是说那是我的责任。”

不过Green在暑期学校表现出了足够的诚意,母亲改变了主意,允许他参加拉斯维加斯的比赛。但Green太太的严母之爱已足以让儿子发生转变。“他的举止和以前不一样了,”Mike说,他是抓到Green作弊的理科老师。“你能看到这个年轻人的注意力慢慢集中起来,让学业成为他生活里重要的一部分。”自此之后,Green中学期间的GPA一直维持在3.0以上。他变成熟了,但没有放弃自己的天赋,还是和以前一样嘴巴动不停,吐槽自己的朋友、家人、对手,甚至是陌生人。他拥有非凡的魅力和敏锐的触觉,知道如何揶揄别人却不超过对方的底线,这使得他舌根愉快嚼不停的同时却总能全身而退。“他总能和别人一笑而过,因为每个人都爱他。”Green太太说,“现在大家都在说‘人人都爱追梦’,但这不是现在纔开始的。不管他做了什幺,人们都会放过他。”

Green的篮球生涯就这样起飞了。他为萨吉诺赢得了两个州冠军,而他领导球队取胜的全面表现,正是日后他在密歇根州大和NBA赖以成名的法宝。但在每个人都一声不吭的高中篮球世界里,只要他喋喋不休,他的篮球魅力有时也会给他带来麻烦。圣诞节的一场比赛里,一个裁判在数次警告他闭嘴无效之后,终于忍不住把他赶出场。虽然Green表示他只是对着队友喊话打气,事后还是有人传出他的比赛态度可能有问题。

密州大比Green预想的更晚地向他伸出橄榄枝,他的名声可能是原因之一。“我回答不了这个问题(为什幺密歇根州大这幺晚才向Green发出招募邀请),因为我真的不知道。”Dawkins说,“一个全美排名前50的球员和你在同一个州,离你们学校才60英里远,你却没有给他一个位置。”

一开始Green和肯德基大学的时任教练Tubby Smith达成了协议,但在Green高三赛季之前,后者接受了明尼苏达大学提供的职位,这让Green得以考虑其它学校。这时候密州大终于出现,对Green表示了兴趣。但他们的教练Tom Izzo仍然需要说服Green太太,她对于这位大学教练越过她直接和儿子联繫有些意见。在他们最后一次商谈时,Green太太没有让Izzo承诺给儿子足够的上场时间,而是希望他帮个忙,让儿子成长为一个真正的男人。Izzo同意了。

“那确实是一个损失,倒算不上错过一个麦当劳全明星级别球员这样的损失,”Izzo说起对Green一开始和肯德基达成共识的感受。“不过,好家伙,要是当时我能预知今天发生的事情,那可能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Green这位胖乎乎的新生前锋到学校报到时,Travis是密州大的大四生。他还记得Green来球队之后的第一次举重训练。Green在之前的暑假伤了脚踝,拖着接近300磅的体重进入大学生活。在举重训练室,Green从卧推开始热身,因为用力过猛,紧接着就开始呕吐起来。“我记得我热身时甚至只举到125磅,135磅太难了。”Green回忆道。

“卧天,这家伙是怎幺进来的?”Travis当时就震惊了。

“他拿过两个州冠军,”Travis回忆起来。“我们都知道他很有天赋。”但这天赋肯定是藏到哪儿去了——或者是在那厚厚的脂肪层下面。Travis一开始以为Green会和许多高中篮球的明星一样,在实力强劲的“大十联盟”中沦为路人。但当他看到Green在训练赛的统治力以后,他开始相信他的实力。“他把公开球馆变成了自己的地盘,完成各种动作。”Travis说。“而且他一直在喷垃圾话。那就是典型的追梦。”

然而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让自己做好参加高水平大学级别比赛的準备。在那之前他从没花心思去控制体型和饮食。密州大的制服组认为Green要下更大的苦功,更好地保养自己的身体。助理教练Stephens很快就对Green的拖沓感到不耐烦,决定给他一个下马威。他让球队的一名球队经理给他一件红色训练服(译注:红杉是陪练球员的队服)

“这是干嘛?”Green问。

“如果你再这幺打下去,就穿上它吧。”Stephens说。

“他的反应一点都不友好,”Stephens回忆起当时的情况。“他被惹毛了,但确实明白了我的意思,认真起来。”

对Green而言,人们对他的看轻更是一个机会,一个让他证明这些人错了的机会。“我耳朵都听到长茧了,他们说我在密州大只能当陪练,说我打得不够好,说我在这儿打不上球。”Green说。“所以如果要说我只能穿红衫的话,那我就失败了。”

Izzo和Green花了一些时间才建立起紧密的关係。Green篮球生涯的前些年里,习惯了在队里有足够的上场时间并担任核心角色,但教练希望他循序渐进。Izzo问过Green太太怎样才能和她的儿子搞好关係。“别看他一副粗鲁的样子,一旦你走进了他的心里,他会为你做任何事。”Green太太告诉Izzo,“他会甘愿为你移山填海,因为他从不退缩,他的字典里没有这个词。”

Green为了上场时间而全力奋斗——能留在场上的每一分钟,都要靠他自己争取。而他和Izzo也赢得了彼此的尊重。刚开始当Green的垃圾话正要飙出状态时,Izzo会让他别嚷嚷了。“他不喜欢一个新生那样做。”Green说,“他会说:‘闭嘴,你个菜鸟。’”

“他以前会因为投不进球而把球踢飞得整个球馆都是,”Izzo说。“有时那让我很恼火。话虽如此,训练结束之后我有时会想,‘要是其他人也能这幺上心多发点脾气就好了。”

不用多久,师徒二人便熟悉了彼此。“我们从那就开始每天都会碰一下头。”Green说,“在密州大呆久了,对他的了解更深了,我发现啊,伙计,他是真的愿意为了帮助我什幺都肯做。我意识到,这个人很想让我成功,和我一样地渴望,甚至比我自己更迫切想看到我打出来。这在一般人身上可不多见,但他希望我成功的愿望就是那幺强烈。我怎幺能不热爱他?”

两人的感受是一样的。“虽然看起来五大三粗的,”Izzo说,“只要我有需要,我发誓这家伙会马上跑回来。不过如果他需要我的帮助,我也会这幺做的。”

Green在大一赛季的上场时间很有限,场均只拿到3.3分和3.3篮板。但赛季末,他的表现有了进步,在密州大冲击2009年全国冠军的征途上扮演了更重要的角色。在当年的NCAA决赛圈,他场均得到8.5分和5.3篮板,命中率领先全队,高达67.9%。

“差不多是比赛越打到后面,决胜时刻我就会让他打得越久。”Izzo说,“到我们进入四强赛打堪萨斯大学和路易斯维尔大学的时候,他已经成了我们的箭头人物。那时候我才发现,不是因为他的技术,而是他打关键球的能力,使他有别于其他球员。”

Green读完大四离开密州大时,他已经两次带领球队闯入四强,他自己也得到了成长,能够用不同的方式左右比赛——传球、低位单打、防守时快準狠的下手、领导能力,还有其它不同的方面。他有些让人印象深刻的高光时刻并不是关键进球,而是一次又一次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位置,做出事关胜负、扭转战局的事情。

2012年的选秀会让Green和家人坐立不安。他在密州大的最后一年入选了全美一阵,一起入选的还有后来的前五新秀Anthony Davis、Thomas Robinson,但Green的选秀前景不被看好,没人预测他会进入乐透区。Green整个大学生涯的体重都略微超重,一直出现在大前锋位置。而且体测结果显示他的身高不足6尺6。选择他的球队必须对他有坚定的信念,相信他能减重,并用好他在大学比赛里展现出的篮球功底、传球能力、还有篮球智商,进化成更进一步的高效外线球员。不然,Green的NBA生涯有可能就和在他之前那些不计其数的矮胖小号大前锋一样,最终泯然众人。

ESPN的选秀分析专家查德-福德预测,Green会在首轮末第27顺位被迈阿密热火选中。“虽然他有明显的不足,但他仍是一名篮球运动员——在一支出色的球队里他能帮助球队获胜,而且职业生涯会比任何人的预测要长。”这是福德对Green的评价。但在大学的一些比赛里,他也有过被其他NBA潜力球员教训的经历。2010年四强赛巴特勒战胜密州大的比赛,比赛还有30秒时面对Gordon Hayward的防守,他投出了一个空气球。11-12赛季的开幕战,Green面对着北卡更高更有活力的前锋线,被John Henson、Tyler Zeller、Harrison Barnes们防出了19中6的命中率。选秀日前夕,不难理解为什幺有些总经理会举棋不定,犹豫要不要选一个(用福德的原话说)“没有标準大前锋的身高”、“没有标準小前锋的敏捷”、“在NBA没有他的位置”的球员。(注2)

注2:在NBA选秀专家看来,目前密州大的三年级球员Denzel Valentine面临和Green当初一样的处境。儘管球风硬朗、技术全面,Valentine的预测前景却是次轮顺位。以NBA侧翼球员的标準,他的身体不足,也缺少优秀的运动功能。

选秀夜,第一轮开始又结束了,Green的名字都没有被念出来。那晚,Green一次又一次地打电话给当时活塞队的总经理Joe Dumars。Green和Dumars的儿子一起在AUU打过球并成了好朋友,Dumars也把Green视作家人。Dumars让Green保持冷静。“别担心,”Dumars说,“事情都会解决的。”活塞那一年手握次轮9号籤,并计划选择Green。

但勇士拥有次轮的5号籤,他们在Dumars兑现诺言之前用总第35顺位选中了Green。(注3)Green终于正式成为了一支NBA球队的球员。但他排在34个球员后面才被选中,这刺痛着Green的自尊。可是与此同时,在Green看来这也是完全说得通的。

注3:从现在往前回顾,2012年的次轮选秀出乎意料地人才济济,很多人都成为了球队重要的轮换球员。除了Green,在34到44顺位被选中的还有Jae Crowder、Mike Scott、Khris Middleton、Will Barton。

“30号籤也是勇士的。”(注4)他说,“他们本来可以用那个籤选我,那样人们不会说:‘Draymond Green是第30顺位新秀。’他们只会说他是个首轮秀球员。但现在,他们不会说:‘他离首轮只有5个顺位。’,而只会说他是个次轮新秀,这比首轮秀身份更符合我人生剧情的尿性,因为我的人生一直以来就是在证明自己。没能进首轮这种沮丧以前也时有发生了,事事都遂人心意反而不是我的风格。”

注4:金州把30号籤用在了Festus Ezeli身上,他是一名专注于防守的中锋,作为Andrew Bogut因伤报销的后备人员出场。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勇士队内素有老兵当师傅带新兵的体系。Green被选中时的教练Mark Jackson给这位新秀指定的老兵师傅Jeremy Tyler,在前一年的2011年选秀中才加入球队。他在许多方面都正好处于Green的反面。这位6尺10身高足称的中锋从小便是神童球员,在同级生中一直排名前列。他不仅跳过了大学,而且还跳过了高中最后一年去了海外联赛打球,度过了不如意的两年。虽然Green是2012级新秀,他比Tyler的年纪还要大。

过不了多久,Green开始向勇士队内其他年资更深的球员寻求指导。他和Tyler现在仍是朋友,但他并不后悔当时跟随其他球员的决定。“Jarrett Jack是我的老兵,Carl Landry是我的老兵,Jermaine O’Neal也是我的老兵。”Green数起当时帮助自己在联盟里建立起名声的前勇士队员。“(Tyler)胜任不了这样的角色,他自己身上都还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我没法把他当作老兵。可能他会是别人的老兵师傅,但决不会是我的。”(注5)

注5:Marcus Thompson在《圣何塞水星报》上首次报导了这个故事。

一个次轮新秀有这样的想法是一回事,如此评论教练给他指定的导师又是另一回事了。这是个鲁莽的举动,但也让金州的球会注意到,Green并不仅仅满足于登陆NBA,他想要在球队里获得更高的地位,闯进轮换阵容,为球队的成功作出贡献。从他初来乍到期间他已经展现了决心和自信。“我不想让他觉得自己是我的‘老兵师傅’,”Green说。“绝不可能让他那幺想。想都不要想,因为压根儿就没那幺一回事。”

Green在NBA生涯的开端彻底就是大学生涯的再现。12-13赛季勇士队的开幕战他只上场了1分钟。随后因为侧翼球员Brandon Rush和Richard Jefferson赛季初的伤病,Green得到了他们的一些上场时间。“他马上就成为了领袖,”Jackson说。“我鼓励他说出自己的想法,坚持做自己不要改变,他本来就是那种在更衣室里什幺都敢讲的家伙。”

而且在对位Kevin Garnett时他也是这样。像Green这个年代的球员,都是看着偶像Garnett打球长大的。而现在,这位未来名人堂的成员变成了众多对手中的一员。“KG就是不停地说着垃圾话吓人,”Green说。“他不会直接对你说什幺,而是把你的事情扯着大嗓门说出来,跟自言自语似的。然后我就喊回去:‘兄弟,你这样吓不了人的,把那些把戏都收起来吧。’然后我们就扛上了,但我对他是怀着满满的敬意。”

和Green大一赛季尾段在密州大努力挤进轮换一样,随着他的新秀赛季一点一点过去,他对勇士队的贡献越发显得重要。2013年季后赛,Green已经作好準备挺身而出了。第一轮取胜丹佛金块的系列赛,在至关重要的时刻他留在了场上;第二轮面对马刺的比赛虽然勇士6场落败,但Green帮助他们把前者吓出了一身冷汗。“他是个篮球运动员。”Jackson说,“硬要按位置把他划分归类,那是犯罪。在场上你让他做的任何事情他都能给你办到。这就是他的位置。任何一支成功的球队都需要一个追梦-Green。他在场上的作用是无法定价的。”

那年休赛期,勇士的训练人员和Green打赌他能不能以最好的身体状况开始新赛季。Green的迴应是甩掉了20磅肥肉。经历了三分命中率仅21%的新秀赛季,他也下了苦功练习外线投篮。“我听到一些人的说法,像是勇士的解说,说杀了Green吧,杀了我吧,别再让他投三分了。”(注6)Jackson说,“但我认为,只要你还在场上,你就有权做这些事情。他为了场上的每一个细节而拼命,现在他正在为此获益。(在新秀年的时候)他每一天都在练习投篮。”

注6:Grantland主编Bill Simmons是这些声音中的一员。

Green以场均6.2分5篮板的成绩结束了13-14赛季,幸亏有老兵小奥的帮助,他的NBA课程取得了长足进步。小O’Neal这一年加入勇士并把Green收为小弟。他来报到时就对Green印象深刻,这个二年级生彼时已在更衣室里赢得了大家的尊重。但小奥看到,无论在场上还是场下,Green对队友哪怕再小的不同意见都嗤之以鼻。他把Green拉到了一边,纠正他的举止。“你作为一个领袖、一个人、一个球员,都得到了大伙的尊敬。”小奥说他当时这样教导Green。“但你不能有一种‘去你的,少说屁话’的心态。既然你已经得到他们的尊重,就不要因为这些小事全都毁了。别人如果有话要和你说,就认真听着。听完了实在要生气那就生气,可是别听都不听就把人轰走。”Green说这是他一生中得到最好的建议之一。

“对年轻球员来说,事情不遂人意的时候要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是很难面对的状况。”小奥补充道。“去年的情况对他来说是一个难题,但他都有找我谈,而且很明显,有Mark当总教练也让他受益良多。”

2014年季后赛首轮,勇士遇上了快艇。系列赛打到一半,小奥向Mark建议让Green代替他先发出场。“那种感觉有点超乎现实,”Green说。“这个家伙,我从小看着他打球长大,这个17年的老兵,跟教练说让我先发出场?首先,这可是季后赛,我们要打的还是快艇——我超级不喜欢他们——然后你跑去和教练说要让我顶替你的先发位置?我去,我要是打不好就没脸见你了。”

这个系列赛在第三场之后迎来在场下匪夷所思的转折点。TMZ公开了当时快艇老闆Sterling带有种族歧视的言论,接下来一连串的争议给系列赛剩下的比赛蒙上了阴影,最终快艇在比分胶着的抢七赛中获胜。勇士队51胜的赛季比他们预想的提前结束了,但Green作为一名季后赛先发球员展现了天赋。失利的第七场,他命中5记3分攻下24分。“我们对付Curry的工作完成得非常出色,对Klay的限制也不赖。但这家伙冒了出来。我们对自己说,‘要被干掉就被他干掉吧。”Gentry是上赛季快艇的助教。“他差一点就做到了。我得说,在一个系列赛的第七场,在一个决定胜负的关头,他敢站出来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自信到了极点。”

然而说起这场失利Green还是有一丝苦涩。“那场比赛我从来没想到——直到最后一刻真的感觉我们顶不住了——从来没想过他们能赢我们。”Green说,“一点都没有。我就是觉得我们比他们强多了。”Green说快艇的队员整个系列赛都沉默不语。“他们赛后说得比场上要多多了。”他说,“一个人如果在为些什幺事情心神不宁你是能看得出来的,你也能看得出一个人虽然很努力想表现得很笃定,心里却一点都没底的样子。”

如今,Green对快艇的敌意丝毫没有退减。这个赛季,他引人注目地分别和Griffin、Dahntay Jones和Rivers发生了争执。

“他们有一种自大的优越感,好像他们赢过了什幺似的,事实上他们什幺都没干出来过。”Green说。“他们在季后赛到过的地方我们也到过,但他们就是给人一种很傲慢的感觉,好像别人见到他们都得鞠躬似的。他们啥也没证明过,啥也没得到过。那你有什幺值得人尊敬的?”

但快艇的人是不是也会有人这幺想Green?

“我不会那幺说,因为我没指望过谁会向我鞠躬,”Green说。“我也不指望你会尊重我。我自然会去赢得你的尊重。反正到最后,你们自然会尊重我,尊重我的球队。”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在14-15赛季的训练营期间,Green想做的事情多了去了。运球急停三分、推土机式上篮、难度係数10.0的最后失误了的传球。Steve Kerr和新教练组的到来让他很紧张。他在Mark手下感到很安全,所以担心现在一切都要重新开始,从轮换阵容的最末端开始,重新爬回已经得到的位置。那就再来一次吧,Green想。“不再想向对手证明自己或者证明我能拿到新合约,”Green说,“我得向新的教练组证明我自己。我会得到这个机会去证明自己吗?我不知道。我们会用哪些进攻套路?他会让我打什幺位置?我不知道。我很惶恐。”

Kerr和Gentry和Green见了面,让他找回信心。他们很喜欢他之前的表现。他们说,如果他知道自己的能力所及,一切都没问题。Green冷静了下来,他的表现也稳定了下来。“我平常是很聪明的人,”Green说,“但那个时候我真的把自己蠢哭失态了。”

勇士队的阵容在NBA是最有深度、最有天赋的阵容之一,但由于David Lee因脚筋伤势缺阵了赛季的几乎前两个月,Green有机会巩固自己的地位。Green被提到先发填补Lee的空缺,Kerr也指出这是球队能打出队史战绩的先决条件。用Green先发出场的这支球队,前25场比赛赢了22场,然后Kerr告知David Lee,这位两度入选全明星的球员,说即使他伤愈了,Green也会继续先发出场。“这个调整之所以凑效是因为现在联盟有很多能投3分的大个子,”Kerr解释道。“已经很少能打低位的重型大前锋要对付了。整个联盟都比以前更矮、更快,所以我们要比他们更矮、更快。”

Green正式转正为先发,他将其视为教练对他信任的标準。“我看到的是Kerr教练唯一的打算就是赢球。”Green说,“这会赢得人们的尊重。与数据无关,与球队地位无关,一切为了赢(bu)球(luo)。”

还是球员的时候,Kerr就不喜欢说垃圾话,但他明白Green需要用他的大嘴巴影响对手併为自己取得先机。只要不超过底线,只要不伤害球队,他对这些碎碎念没有意见。Kerr已经和Green还有他的队友讨论过一个状态:适度的恐惧。“这就像是我们的起手式,”Green说,“不是说真的对所有人都要有恐惧,也不是说在谁面前退却。但是要对他们有适度的恐惧,也就是要对他们怀有敬意。敬重他们有击败我们的能力,与此同时,上场的时候要相信自己会赢。”在一支以意气相投、整体气质友善而为人熟知的球队,Green的“带头大哥”性格显得尤为珍贵。Curry和Thompson是勇士在场上最好的球员和领袖,但Green在更衣室、在暂停期间也能挺身而出,担当振奋人心的领袖角色。“我们需要他身上那股莽撞劲头,”Kerr说。“我们的球队非常安静。我们很有自信,但我爱惨了他为我们带来的优势。”

这个赛季Green最嘹亮的一句吶喊发生在他一言不发的时候。3月上旬他们取胜快艇的比赛后,Green正在场边结束採访,Dahntay Jones下场时从后撞上了Green。在这个全国直播的时刻,Green话说到一半突然停下,侧目注视着已经走出了镜头的这位快艇替补球员。几分钟后,说起更衣室里的争执时,Green对Jones发动了嘲讽攻击。Green说他承担不起冲动迴应这次撞击的后果,因为他在勇士队的价值远比极少出场的Jones在快艇的价值重要。

Rivers几天后捲入了事端,他告诉记者:“金州的那个硬汉,从他的迴应看,很明显那一撞太重了。我的天,我还以为他很硬朗。不管怎样,这就是我对那件事的看法。”

Green用一句经典台词“Cool story, Glenn”反击(注7),这句口头禅太受欢迎了,Green订了一批T恤印上这句话并在Athlete Originals(译注:一个卖运动员原创品牌的网站)上短暂出售了一段时间。

注7:Glenn是Rivers的真名。

“叫他Glenn这事太有趣了,”Gentry说。“我有……可能有30年没听人管道格叫Glenn了。(注8)我都不知道他妈妈现在是不是叫他Glenn。”

注8:根据记录,Simmons和Rivers2013年在推特上吵架时管他叫“Glenn”。

本赛季,Green的场均数据已经上升到11.8分和8.1篮板,命中率更是达到生涯最高的44.2%。但是Green在场上真正的价值可能还是体现在比赛的各种小细节上。“我喜欢看他给浪花兄弟挡人的场面,”Izzo说。“他会在恰当的时间出现在恰当的位置。他永远在解放别人让他们大展拳脚。他可能也是职业篮球界我见过最好的协防人。”

Green可以防守多个位置的能力,对勇士与不同类型阵容的对位来说至关重要。当对手使用小个阵容时,Green可以打中锋,这样勇士在场上就有了5个可以传球、投篮、传球、拉开空间还有推快节奏的人。对阵更为传统的阵容时,Green可以对位对方的大前锋或者外线球员,而且勇士也很喜欢让他防守掩护时换防,这样他就能防守对方的控球后卫,毕竟他掐灭突破手的能力比很多体重比他轻30磅的球员还要更好。Green这赛季只有在防守像孟菲斯灰熊这样的球队时表现挣扎,因为他们有能力利用Green体型上的劣势。但在今天这个讲究节奏和空间的联盟里,像孟菲斯这样两个先发大个都有低位得分能力的球队已经很罕见了,更多的时候,对于勇士派Green去防守的每个对手而言,他都是个麻烦人物。

“我现在防守场上的任何一个位置都很有心得,”Green说。“这不是一夜之间就能通晓的。需要相当大的工作量和录像研究,还有其他的琐事。但现在我防守任何人都有心得了。不是说我可以防住或者锁死每个人,但我真的很有心得。”(注9)

注9:我们的採访接近尾声,我问Green有没有什幺问题还没有问到的,他说:“你还没问我认为谁是今年的最佳防守球员。对没错,我觉得我是今年的最佳防守球员。我想一些新的高阶数据和类似的东西很能说明问题,视力测试也是一样。很明显我们是联盟防守最好的球队,而我是这个防守体系里重要的一块,把防守稳住的核心之一,我想这就是最有力的证明。”

Green的传统防守数据进不了联盟前十名,像是篮板、火锅、抄截,但他是联盟最好的防守体系里最不能缺少的人,高端数据也显示Green是NBA最好的防守者之一。根据Basketball Reference的统计,Green在防守胜利贡献值的榜单上仅次于DeAndre Jordan,而整体防守率他排在了队友Bogut、圣城的Kawhi Leonard之后。Green的名字在今年的最佳防守球员评选中常被提起,是最有希望得奖的人,赛季结束后他的自由球员身价会成为一个经典案例,给那些高端数据优秀但传统数据平平的球员在市场上的身价做一个参考。Green可能永远都不会在队内的得分或篮板榜排名第一,但他的全能和强硬使他成为勇士队最重要的一环,还是联盟其他球队垂涎欲滴的资产。实际上,他的高速增长已经把勇士的决策层推到一个艰难的位置。很多NBA观察者预测有些球会将给Green提供一份顶薪合约。适配这样大价值的一份合约将迫使勇士队突破工资帽,冲击奢侈税,但这支球队也很有可能承担不起失去Green的防守灵活性和强硬性所带来的后果。

“我们真的很喜欢他,”勇士总经理Bob Myers说。“我们相信他是球队的核心成员,也相信他是未来计划的一个重要部分。”Green说他已经不再去想他的新合约,或者他很快将可以拿到多少钱。“时间到了事情自然会找到出路,”Green说,“7月1日(续约期)之前什幺事都只能等,不管我坐在这担心还是什幺都不管等着它来,结果都一样。而且老实说,你越是担心,就越会感觉日子过得太慢。”

西区最佳大嘴巴-Draymond Green

比起他的下一份合约,Green整个职业生涯的注意力一直专注在打脸这件事上——还有将来要打的很多张脸。Green相信他能成为任何人的榜样,告诉他们任何障碍都是可以跨过去的,告诉他们任何质疑者都是可能被打脸的。.

他个子太小了。

“我的心脏比很多个子比我大的人还要大。”

他投篮很差。

“但只要有需要,我就会把它们投进。”

他是个次轮秀,不会在NBA待很久。

“以后我会一次又一次地证明他们是错的。”

不管他打得多幺好,不管下一份合约价值几何,不管他能给球队带来多少胜利,Draymond Green知道质疑不会彻底离去。

“会不会有一天他们终于明白?”他问,“他们会想清楚吗?总会有一天他们会相信我(的实力)的。有些人脸已经肿了,还有些人只是早晚的问题。”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