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智群专栏》流浪狗闯祸,餵牠的人要不要负责?

新闻:这个月一日,一名女骑士行经新北永和堤外便道,一只狗狗突然走到马路上,导致她闪避不及撞上,头部撞到路边水泥一度没了生命迹象,经过抢救恢复心跳,但现在昏迷指数只有三,闯祸的狗狗因为没有植入晶片,但疑似有人长期餵养,亲友在脸书发文,警方也提供画面,希望民众能够提供资讯,找出有没有饲主,釐清责任。

其实这个新闻有一个衍生的问题,就是附近摊贩说有一个人常来餵这只流浪狗,应该为这个车祸负责~

问题来了,

这个主要的规定有两个,一个是民法第 190 条第 1 项:「动物加损害于他人者,由其占有人负损害赔偿责任。」一个是动物保护法第 7 条:「饲主应防止其所饲养动物无故侵害他人之生命、身体、自由或财产。」而什幺叫做饲主?动物保护法第 3 条第 7 款是这样规定的,「饲主:指动物之所有人或实际管领动物之人。」

不管是占有人或饲主,客观跟主观上都必须与该动物成立一定稳固的饲养关係,才应该命其负担宠物伤害他人的责任,如果只是偶一为之餵养流浪狗,在法律上并不会被认定是饲主,也不会被认定是占有人,相关判决都是认为不应该课以餵养流浪狗人士过重的义务!

台湾高等法院台中分院 108 年度上易字第 292 号刑事判决法官就这个问题写了一份非常浅白的判决,
思考了人与动物间的关係,谨摘要引述如下:

    谁应该承担流浪狗的管理责任?本来就是社会争议问题,社会上讨厌流浪狗的人与同情流浪狗的人,立场不同,意见互相对立。讨厌流浪狗的人,反对拿便当剩饭去餵食流浪狗,因为流浪狗会因此生活下来,又交配繁衍一大堆,而且流浪狗咬学童的这种社会新闻,时有所闻。但同情流浪狗的人,认为狗也有生存在社会的权利,便当剩饭反正也是要倒掉,若给狗一口饭吃也是好生之德。这两种见解在社会上针锋相对,没有一定谁对谁错。人类到底要禁绝流浪狗,还是帮助流浪狗,社会不曾有共识。这不是一个司法判决可以决定的事情,也不是被告一个人可以承担的责任。如果期待一个判决就可以竖立标準,永久解决流浪狗问题,也是难以承受之重。

    《林智群专栏》流浪狗闯祸,餵牠的人要不要负责?本案很像着名的玻璃娃娃判决,当玻璃娃娃的同学好心帮助他,却二人一起跌下楼梯摔倒,热心的同学事后被索赔几百万元,法院也一度判决该同学应该要赔偿数百万元,好像弱者获得赔偿,正义获得实现。但事实上在宣告玻璃娃娃从此与人类社会隔绝,也在宣告弱势族群从此更加弱势。从此,任何在路上跌倒的肢体残障人士,都不会有人去救他,因为稍微接触他们都会被法院判赔几百万元。本件情形类似,被告只是曾经帮助过酷妹、熊大,上网贴文帮他们找到认养者。流浪狗是一顿饭菜知恩,吃过一顿饭就赖在被告店门口不走。
    本案酷妹、熊大是台湾常见的混种米克斯,并不是动物保护法第 20 条所称的「具攻击性动物」,依规定不需要戴口罩。107 年 3 月 29 日酷妹当时已有新主人,不归被告管理;熊大去公园前确实有被繫绳,只是一时突发状况挣脱,被告抓不住绳子,本件酷妹与熊大实际上是没有咬人,但丙○○已经提起民事诉讼,民法第 190 条採取无过失责任原则,丙○○若有损失一定会获得赔偿。只是若将被告判刑,判刑对被告是一件很大的羞辱,将永久记录在司法院档案中,等于司法在重申「个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一样。法院如果对被告说「你应该对流浪狗繫绳戴口罩抓紧绳子如何如何的管理,你才不会被判刑」,就好像对热心少年说「对你玻璃娃娃同学要如何如何协助,你才不会被索赔几百万元」,从此流浪狗将被推向绝境,本案将成为另一个玻璃娃娃判决。

    《林智群专栏》流浪狗闯祸,餵牠的人要不要负责?现在的社会,当人们看到路边有人摔车,或有人路倒,已经很少人愿意停下来给予协助,因为每个人都怕被诬陷而有法律责任。本件案发当时,被告已经向丙○○说对不起,而且带丙○○去医院敷药打破伤风预防针,也表示愿意处理,已经按照社会习惯表示诚意。丙○○求偿 15 万元,依据民法第 190 条动物占有人无过失责任,只要丙○○能举证损失就会获得赔偿。但基于刑法最后手段原则,刑法谦抑思想,无法认定被告一时抓不住熊大的绳子是过失犯罪。原审未传唤新主人乙○○,并加诸热心协助流浪狗之人太多责任,容有未洽。爰由本院将原判决撤销,谕知被告无罪。

虽然被害人可能不会满意,不过法官并没有因为这个案件很小就随便处理,不但非常用心的思考了相关问题,也写出了他的想法跟判断理由,我觉得很棒!

您也可能喜歡這些文章